北约向全世界输出着动荡与不安

2022-05-09 11:22:56 | 来源:光明日报 | 参与: 0 | 作者:刁大明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刁大明

【特别关注·俄乌局势学者谈】

俄乌冲突至今已近两个半月,其对全球治理体系、世界经济复苏、国际安全秩序带来的重大负面影响已逐渐显现,这是国际社会绝大多数成员都不希望看到的。随着事态的持续发展与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美国及其主导的北约在其中所扮演的幕后黑手角色早已昭然若揭。毫无疑问,北约的数次东扩及其毫不掩饰地追求自身“绝对安全”的霸道与执念为如今的俄乌冲突埋下了深深的祸根。不仅如此,就在出现冲突之后,与国际社会负责任力量的劝和促谈完全相悖,北约不放过任何一次机会“递刀子”、使出浑身解数拱火浇油,妄图打乱俄乌在国际社会共同推动下开启对话谈判进程的正道,直接导致了自4月初以来相关事态的再度升级。由此可见,在如此牵动世界的安全问题上,北约所发挥的作用完全是破坏性的,北约正在向俄乌两国、向地区、向全世界输出着动荡与不安。

北约是欧洲分裂的祸根

必须看到,过去70多年来,北约的存在始终加剧着欧洲的分裂,而北约的五次东扩也丝毫没有实现欧洲的安全,反而是将欧洲一步步推向了持续的不安全当中。

北约的存在构成了欧洲撕裂与内部对抗的祸根。二战结束后,美国主导成立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形成了与苏联主导的华沙条约组织的对立,而两大军事集团的对立也标志着冷战铁幕的彻底落下。北约所导致的隔绝与对抗恰恰击碎了饱受世界大战摧残的欧洲各国民众拥抱和平与发展的共同愿望,在欧洲大陆上持续引发着大国冲突、“代理人战争”乃至核威胁的安全阴霾。从这一角度出发,北约的对抗性的安全理念也就成了其最为关键的负面基因。换言之,这是一个以对抗为目标的组织,其唯一存在的意义就是对抗,就是在对抗中维持美国的霸权、维持美国的所谓“安全”。

北约的东扩持续撕裂欧洲、分化欧洲。冷战的结束并未终结美国利用北约控制欧洲的图谋,反而成了美国叫嚣北约之所谓“成功”的理由。于是,在错误历史观与霸权安全观的交错塑造下,美国拉帮结伙成立的“小集团的”北约却逐渐改头换面成为欧洲的基本安全架构。1999年开始,针对冷战期间剑拔弩张的中东欧国家的扩员,成了美国与西方不断扩张其影响力的过程,也是进一步牺牲中东欧国家乃至整个欧洲团结稳定的过程。时至今日,被美国区别对待的所谓“旧欧洲”与“新欧洲”之间仍旧在安全与发展议题上存在分歧,而这却是美国所乐见的。

北约的本质是美国对欧洲的霸权操控。冷战后的20世纪90年代,在美国所谓的“新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下,美国承诺通过北约实现对欧洲集体安全的保护。但这种“集体安全”本身却是要以牺牲欧洲自主性为前提代价的。随后,随着欧洲一体化进程的加速,构建欧盟安全体系、推动欧洲战略自主的呼声不断加强,美国却转而通过北约,介入一些地区危机,来渲染欧洲各国所面对的“威胁”,从而为北约的存在、为自身继续通过北约来控制欧洲找到更多借口。1999年,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发动的科索沃战争,就是一个美国为维持霸权不惜牺牲欧洲安全的典型体现。也就是在这场战争期间,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造成三名中国记者遇难、20多名中国外交人员受伤。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北约这一野蛮暴行,也绝不允许历史悲剧重演。

北约是“冷战思维”的工具

必须看到,北约虽然自称是防御性组织,但事实上却多次违背国际法,肆意对主权国家发动战争,破坏世界与地区和平,导致大量无辜平民丧生、流离失所,导致欧洲大陆重燃战火,其背后所揭示出的是北约充斥“冷战思维”的霸权工具定位。

北约在后冷战时期的存在与维系必须不断地渲染所谓“对手”。冷战结束之后,很多观点曾预言,缺少了苏联、华约等对手的北约也将逐渐消失在历史舞台上。但北约却选择了一个极具欺骗性的发展方向:推进所谓“和平伙伴关系计划”,宣称不排除俄罗斯并凸显所谓“包容性”的“自我转型”。事实上,北约作为一个抱持对抗性安全理念、充斥着“冷战思维”的“小集团”要存续下去,就必须不断臆造、渲染某种“威胁”,不断以这些所谓“威胁”的叙事恐吓北约的欧洲成员国,令其继续唯美国马首是瞻、留在这样一个为美国利益服务的霸权团伙之中。甚至,北约在这种“冷战思维”的驱使下还通过东扩的方式上演了所谓“自我强化”的危险循环:渲染所谓“威胁”,从而实现自身组织的强化,体现为增加军费、频繁军演,以及最为重要的扩员。这些动作显然无视并损害了相关国家正当且合理的安全关切,也必然会导致相关国家的对等回应。而北约就借此继续加码渲染这些国家的所谓“威胁”,继续在编造谎言、贩卖焦虑、重树“铁幕”的“冷战套路”上一路狂奔。

北约在后冷战时期的存在与维系需要纠集盟友国家共同策动某些“热战”。从波黑到科索沃,从阿富汗到伊拉克再到利比亚……这些都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一手策划的战争,展现了北约滥用反恐、人权等借口穷兵黩武、从中渔利的嗜血本质。如果说渲染所谓“威胁”是为北约的存在捏造借口的话,这些战争罪行则凸显了北约维护美国自身一己私利的霸权目标,从而更为本质地揭露出北约所维护的安全其实仅仅是美国自身的所谓“安全”,以及北约为了满足美国私利可以随时牺牲任何一方安全的本性。令人玩味的是,美国通过北约来动员其欧洲盟国参与这些战争的伎俩,事实上是利用了这些国家的价值观倾向以及希望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更大作用的国家意愿,其结果是这些战争行为也进一步将这些国家毫无选择地绑在了美国及北约的战车之上。

北约的存在与维系背后的“冷战思维”及其扭曲过时自私的安全观直接导致并激化着如今的俄乌冲突。正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不断通过东扩方式上演的所谓“自我强化”的危险循环,直接损害了俄罗斯正当且合理的安全关切,分歧持续积累,最终在乌克兰问题上呈现出了高烈度的爆发。值得注意的是,按照最近美国国防部公开的信息,2015年以来已有2.3万名乌克兰士兵接受了美军的训练。这就意味着,即便乌克兰没有在事实上加入北约,但其在军事力量上的“北约化”已毫无疑问。而面对俄乌冲突,北约通过输送武器、制造舆论、某些政治人物直接到访背书等方式火上浇油,再次上演了通过某些“热战”方式“牺牲掉最后一个乌克兰人”也要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表演。更为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北约竟然堂而皇之地将俄乌冲突列为其存续的最新理由,甚至还要借机推动某些北欧国家入约,即北约的北扩。这简直就是颠倒黑白的强盗逻辑,俄乌冲突只能证明美国及其主导的北约过时安全观的彻底破产。北约是问题的根源,而不是解决方案,北约的继续倒行逆施必将引发更大的灾难。

北约是全球安全的隐患

必须看到,北约虽然源自跨越“北大西洋”的美欧,但其所谓“终极边界”却并非仅限于此,甚至早已展现出全球扩张的图谋与野心。而随着美国对外战略的转向,北约也亦步亦趋地增强了其在亚太地区的投射。北约将祸水外移,对亚太乃至全球安全构成障碍与隐患,值得高度警惕。

北约的“全球化”转向正在配合美国战略布局。事实上,伴随着东扩的过程,北约作为当今世界最大的军事集团早已染指了中亚、中东、非洲、拉美等世界各地区。换言之,扩展所谓伙伴国、联系国的“全球化北约”,其背后显然是美国借助北约既有框架,构筑符合其利益的全球霸权体系的战略意图。可以预见,随着北约触角的全球延伸,其在“冷战思维”下对所谓“威胁”的渲染以及不惜挑拨“热战”来加固霸权的各种行径都会被一一复制,给全世界制造不安全。

妄图“全球化”的北约近年来频繁介入亚太事务的做法,早已引发地区国家的共同忧虑。远在欧洲的北约,之所以对亚太事务感兴趣,显然是美国与西方不甘愿坐视亚太地区的繁荣与稳定,不甘愿世界迎来一个发展中国家获得平等话语权的更为多元化与多样化的局面。而因为美国及其主导的北约的插手与操作,亚太地区面对着重演阵营对抗的风险,这必然将直接拖累全世界与全人类的共同命运,给国际社会带来更为严重的多层面负面影响。

历史与现实足以证明,北约东扩无疑是最为严重和最具全球破坏性的战略决策败笔,不但与世界共识完全相悖,而且早已成为时代进步发展的障碍。国家之间相互尊重、摒弃冷战思维、不搞阵营对抗,逐步构建均衡、有效、可持续的全球和地区安全架构,努力践行新安全观和全球安全倡议,才是共建共享共赢的全球安全之路。

(作者:刁大明,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研究员、当代政党研究平台研究员)

正在加载

精彩阅读

热点排行
  • 日排行
  • 周排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