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乌克兰问题上挑起舆论战?这些理性声音值得被听到

2022-03-23 15:02:24 | 来源:朝阳少侠 | 参与: 0 | 作者:少侠

来源:朝阳少侠

乌克兰危机升温以来,美国将对俄罗斯舆论战烈度推到最高,一夜之间化身“和平卫士”,给俄罗斯贴牢“原罪”标签,污蔑中国为“同谋”,制造“民主对抗威权”“正义对抗邪恶”的悲情气氛。一时间,不少人陷入批俄狂潮。

\

然而观察国际局势和热点问题,必须从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出发,独立自主作出判断。国际社会远不止美国和他那几只“眼”,国际舆论也不应由所谓西方“主流媒体”垄断。当喧嚣渐散、潮水退去,是时候听听来自各国的客观理性声音了。

一、反思美国和北约的错误

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3月12日表示,我们将保持军事中立,永远不会加入北约,因为我们的人民永远忘不了北约曾带给他们的伤害……没有北约,塞尔维亚人民会过得更好。

南非总统拉马福萨3月17日表示,如果北约多年来听从警告,(认识到)东扩将导致地区更加不稳定,那么这场战争本来是可以避免的。

\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2014年3月16日发表在《华盛顿邮报》上的文章近期常被援引。他指出,如果乌克兰要生存与发展,不应该在西方与东方间抉择、不应该成为一方反对另一方的“前哨”,而应该成为连结两方的“桥梁”,不应该加入北约。西方国家必须明白,对于俄罗斯来说,乌克兰从来不只是一个外国,乌克兰数个世纪以来都是俄罗斯的一部分。

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约翰・米尔斯海默2015年9月26日在一节公开课上称,“俄罗斯是一个大国,他绝对不会纵容美国及其盟友在其领土的西部侵占一大块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土地,并将其纳入西方世界的阵营……还记得我们曾对苏联在西半球部署军事力量有多担心吗?这就是门罗主义的核心精神。你能想到,20年后一个强大的中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结成军事联盟?我们会继续用门罗主义应对中国,就像我们在冷战时期对苏联一样……我们始终没有停止努力把乌克兰拉拢进西方阵营。”

近日,米尔斯海默又指出,“盛行于美国和西方的传统观点是,俄罗斯对此负有责任,尤其是普京应负责。我完全不同意这种观点。我很久前就不相信这种说法。在我看来,西方对今天发生的事情负有主要责任。出现目前的局面,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北约在2006年4月同意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加入北约,而且我们还执意要将乌克兰纳入北约。我们(西方)实际上在拿着木棍戳熊的眼睛。正如你们所知,如果拿一根木棍戳了熊的眼睛,这头熊可能不会对你们的做法一笑了之,它很可能会反击。这就是正在发生的事情。”

美国前驻苏联大使杰克・马特洛克在美国美俄协议委员会官网刊文指出,既然普京总统的主要诉求是保证北约将不再接纳其他成员,特别是乌克兰或格鲁吉亚,那么如果北约在冷战结束后没有扩大联盟,或者如果这一扩张能与在欧洲建立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安全结构相协调,显然当前的危机就没有爆发的基础。

美国著名国际问题专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在《纽约时报》刊文指出,在这场乌克兰危机中,美国和北约并非无辜的旁观者。美国关于北约扩张的决策给乌克兰危机这场冲突大火“添了一块巨大的木头”。

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教授桑托斯3月14日指出,欧洲需要好好审视自身,欧洲的领导人们过去和现在都没有能力解决当前危机。他认为,在华约消失时,北约就该被解散。“在经历了北约对塞尔维亚(南联盟)、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军事干预后,我们还能说北约是个防御性组织吗?”

美国专栏作家乔希・哈默3月11日在美国《新闻周刊》刊文指出,“单极时代”已经结束,必须从合理程度上承认中国持续崛起的必然性。在当前乌克兰战争最终结束后,尝试缓和与俄罗斯的长期关系是有益的。

美国独立调查记者本杰明・诺顿近日指出,美国和北约就是想利用乌克兰局势来刺激俄罗斯采取军事行动,从而达到制裁俄罗斯的目的。因此,美国及北约都不想乌克兰危机短时间内尽快结束。新明斯克协议在遵循联合国宪章的情况下签署,但美国及北约却始终没有要求乌克兰严格遵守。

欧洲议会法国议员安德里亚・科塔拉克3月7日表示,不管西方媒体说什么,首先把所有国际法原则扔进纸篓的正是北约成员国自己,正如他们不顾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意见决定进攻塞尔维亚时一样。

英国剑桥大学前高级研究员马丁・雅克3月14日在《环球时报》刊文指出,美国正在犯下两个巨大的错误,还大大高估了自己在冷战中获胜的意义。第一个是它真的以为可以根据自己的利益重塑世界,第二是它对待俄罗斯的方式。

正在加载

精彩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