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能源自主长路漫漫(环球热点)

2022-01-12 08:54:59 |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 参与: 0 | 作者:杨宁 陈婕洺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杨宁  陈婕洺

俄罗斯“北溪-2”股份公司二〇二一年九月六日发表声明说,“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第二条支线的最后一节管道完成焊接。

这张二〇一九年六月五日的资料照片显示,工人在俄罗斯金吉谢普附近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现场施工。

新华社/路透

当地时间1月5日,荷兰所有权转让中心(TTF)天然气近月期货上涨约5%,至93.3欧元/兆瓦时。

分析指出,能源供应紧张局面或将持续至2025年。此前,俄罗斯总统普京曾表示,“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投产前准备工作已经就绪,一旦欧洲同意“北溪2号”投入运行,俄方将立刻开始输气。

能源危机 错综复杂

欧洲能源问题发酵多时,国际能源价格持续飙升,导致供暖吃紧、工业活动萎缩、通胀压力倍增,全球能源市场前景面临高度不确定性。

尽管欧洲多国极力寻求应对之策,但出现能源短缺的缘由错综复杂。欧盟约90%天然气依赖进口,其中40%来自俄罗斯。国际能源署的数据显示,欧洲天然气的自产比例不断降低,由2018年的46%降至2021年的37.4%。

法新社1月1日汇总的数据显示,在全球每10万人中,新冠肺炎感染人数最高的10个国家均在欧洲。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疫情的反复对供应链失衡有直接影响,去年二、三季度的经济复苏造成了供需的错位。”

“疫情期间,封锁措施使世界各国的能源需求大幅下降,不少化石燃料生产商停止钻探石油,甚至关闭煤矿。但从2021年起,大多数国家逐步放松管制,积极推进经济复苏,导致需求旺盛,全球能源供不应求。眼下欧洲各国再度深陷疫情漩涡,供需矛盾或将延续。”丁纯表示。

2019年12月,欧盟委员会正式发布《欧洲绿色协议》,旨在2050年前成为变化总体影响为零的气候中和第一大陆,率先实现碳中和,促进可持续发展。随着欧洲各国大力淘汰或限制煤炭发电,截至2020年,欧洲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占比,首次超过化石能源。

“近年来,环保与气候变化成为欧洲政治的核心议题,真实地改变着该地区的选票流向。然而,过于激进的转型政策无法改变现状,欧洲能源消耗仍以传统能源——石油和煤炭为主。在欧洲各国积极控制碳排放的当下,传统能源的使用受到极大限制,要想在欧洲重启传统能源产能,在欧盟国家的政治上是无法过关的。”中国人民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闰瑾表示。

此外,欧洲各国还面临着严寒冬季、北海低风速、巴西干旱、法英线缆突发大火等挑战,而且,可再生能源如风能、太阳能具有间歇性、波动性的特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端持续不稳。

分析认为,极端天气将从供需两个方面,对能源供需产生不利影响:一方面,极端天气如寒潮和热浪,将持续增加欧洲市场对煤电的需求;另一方面,干旱以及低风速将导致水电和风电的发电量下降,影响电力的供给。

地缘因素 加剧分歧

欧洲天然气进口主要来自于俄罗斯。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俄罗斯天然气出口量为2369亿立方米,其中对欧出口量为1926亿立方米,占比高达81%。

“欧洲的能源靠俄罗斯。从长远来看,要想实现能源供应稳定,需要在能源多元化与能源自主方面下功夫。”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王义桅表示。

2021年,欧洲天然气价格出现飙涨后,数十艘向亚洲运送液化天然气的美国运输船,转而向欧洲驶去,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该地区的能源缺口。

丁纯认为,“美国的页岩气技术有了突破后,便希望欧洲国家能更多地向其购买。然而,从基本面来看,美国无法从根本上满足欧洲的能源需求,成本、价格、效率等问题,让欧洲对俄的能源依赖很难改变。”

2021年11月16日,德国能源监管部门联邦网络局宣布,暂停“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项目运营的认证程序。

西方国家长期试图以“北溪2号”向俄罗斯施压,逼迫莫斯科当局在诸多问题上让步。2021年12月7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明言,“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项目是西方对俄罗斯施压的杠杆,以针对所谓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企图。

闰瑾表示:“‘北溪2号’被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看作是俄罗斯的‘地缘政治武器’:不仅会令欧洲在能源问题上过于依赖俄罗斯,还会让乌克兰丧失俄罗斯油气能源过境国的地位,使其在东欧的重要性下降,失去可观的过境费收益和政治筹码。”

“未来,美国会继续向欧盟和德国施压,拖延‘北溪2号’的批准,倘若欧盟不顾美国反对,执意让该管道投入使用,将招致美国新的制裁措施。”闰瑾认为。

闰瑾说,“从目前的局势来看,‘北溪2号’的启动将导致大西洋关系出现严重裂痕,同时,欧盟成员国内部也会因各自利益和对美态度的区别,出现不同的声音,欧盟的团结恐遭破坏。”

美国霸权 分化欧俄

“恐俄症”是西方社会长期存在的历史现象和心理状态,受宗教、文化、政治、历史等多种因素影响。

“欧洲国家本能上对俄罗斯存有一种恐惧,这是苏联遗留下来的记忆。此外,西方世界习惯以西方文明作为标准审视俄罗斯,使得俄罗斯与西方国家关系紧张。”王义桅表示。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曾多次对媒体表示,西方世界经历了艰难的上世纪90年代的后遗症,至今未走出冲击带来的影响,“恐俄症”有增无减。

“俄罗斯是欧洲搬不走的邻居,这是个现实的问题,西方媒体对俄罗斯国家及民众的负面报道,只会继续深化两者间的鸿沟。”王义桅说。

另一方面,美国长期通过制造欧洲分裂与对俄恐惧,确保其在欧洲的持久存在和主导地位。专家认为,新加入北约的国家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恐俄”,除去历史因素,不能否定其中有美国对相关国家的煽动。

王义桅表示,“欧洲对俄的恐惧情绪,是美国控制欧洲的主要基础,且屡试不爽。美国至今仍认为,俄罗斯是该国的主要军事威胁,因为俄罗斯拥有诸多的先进武器装备。为了让欧洲在一些重要的战略性产业如能源上,对美持续产生依赖,未来,美国势必会在欧俄间煽风点火,极力阻止‘北溪2号’投入运营。”

正在加载

精彩阅读

热点排行
  • 日排行
  • 周排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