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外专家断言,长庆油田创造开发奇迹!世界级难题如何解

2020-12-30 09:05:17 | 来源:百度 | 参与: 0 | 作者:科技创造生活

  

  2020年12月27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它见证了,我国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旗下,长庆油田的油气产量水平,在2020年创造了历史新纪录。

  上午10时,长庆油田数字化显示屏读数报喜:其当年油气生产曲线数值升至达6000.08万吨,突破大庆油田巅峰产量,其中原油产量占2451.8万吨,天然气产量占445.31一立方米,成为我国石油工业中一座新里程碑,对我国能源安全战略部署影响力巨大。这一成就之所以重要,必然有着一般人难以企及的科技实力。

  它有多难?令外国专家高山仰止

  长庆油田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世界级难题”,非硬核技术不可攻坚。外国专家曾断言,与开采可能获得的收益相比,开采难度之大,让开采本身失去了经济价值。这也就是大型油田在我国,如果是国外发现类似难度的油田,或许就没有这种“价值不大”的发言了。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能源安全就像一个国家的生存基石,油田勘探与开采的价值,远非经济层面能够一言以蔽之。但要说难,那确实令外国专家产生了这种高山仰止的畏难心理。

  它究竟难在哪?堪称开发奇迹

  首先我们来看看,长庆油田是一个什么样的油田?从2007年油气年产量2000万吨的第三大油田,于2012年当量创历史新高,一跃成为国内第一大油田,看似轻易就“平步青云”,其实其中任何点滴的提升,都代表其通过了一次极大的技术挑战。

  由于长庆油田地处陕甘宁边区,鄂尔多斯盆地,其自然环境极为恶劣,北连荒原大漠,南接黄土高坡,其环境脆弱程度可想而知,从事钻探开采的艰辛也一目了然。

  同时,这样堪称贫瘠的地质风土中,却孕育着极为丰富的油气资源,而储存这些油气的载体,无疑就是脚下这片“贫瘠”之境。不同于大漠之中的普通油井,轻易就能勘探、下注油管,之后只管抽取,这里的油田属于页岩油油田,非常规石油资源的一种。

  “密封性”极佳,四周都是“磨刀石”一般滴水不进的岩层,就像一个巨大的盛满油气的燃气罐,如不小心开采,很有可能造成人财两空的局面。

  这种油田所特有的“低渗透、低压、低丰度”的“三低”属性,直接导致了油田出油、出产的高要求、多条件。要想从“磨刀石”组成的包围圈中,将油气资源“解救”出来,必须对油井进行人工压裂,为油气打开一条能够“逃之夭夭”的通路。

  而鄂尔多斯盆地之中,70%以上的油气储层,其致密低渗程度,达到了世界级标准,因此,放到地球上任何一个地方,这种油田都是令人头大的宝藏。

  面对世界级勘探开采难题,我们是怎么做的?

  首先起到指导作用的,必然是我们传承而来的延安精神、大庆精神、铁人精神,令我们不畏难、深挖难、一往无前地开展勘探开采工作。

  四十年来,当地研发、工作人员,数十年如一日地探索油田特殊地质、油气形成原理,逐步理解、总结出原创性地质理论、独特地质认知,从而形成专项攻坚低渗、特低渗、超低渗油田,以及致密气田的开发技术。最终掌握规模化有效开采这种“世界级难题”页岩油资源的办法。

  有了几代人的负重前行,才有了我们今天看到的6000万吨级特大型油气田里程碑的重大成就。因此,长庆油田一举夺得国内第一大油田、又攀上我国石油工业新高峰,都是一步一个脚印、顺势而成,有所凭借的。

正在加载

精彩阅读

热点排行
  • 日排行
  • 周排行
评论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