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航母之父”刘华清:如果中国不建航母,我死不瞑目

2020-10-26 08:50:46 | 来源: | 参与: 0 | 作者:风闻大师

  

\

  或许有不少人见过这个垫着脚,探着头的老人,他看上去就像万千个朴实老人中的其中之一,但实际上他可是历经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传奇人物。

  他就是刘华清将军,一生为中国鞠躬尽瘁,被国外媒体赞誉为“中国现代海军之父”、“中国航母之父”。

  刘华清评价自己:“作为公民,我为国家和民族尽心尽力,贡献了自己的全部才智;作为军人,我一直在冲锋陷阵,没有让军装沾上污点;作为下级,我完成了小平的重托。”

  年仅14岁的时候,刘华清就加入了中国工农红军,18岁参加了红25军长征,一路上不畏艰险,奋勇杀敌。

  在一次战斗中,刘华清左脚踝骨上侧中弹,但是他拒绝了组织就地安置,坚持负伤行军,豪言道“就是死也死在红军队伍里”,有的人有比生命更重视的东西。

  历时10个月,刘华清所在的红25军跋涉万余里,终于成功结束长征,其中艰难,难以言喻。

  抗日战争爆发后,刘华清在刘邓大军一二九师麾下作战,战争频繁,刘华清亦繁忙,但是即使每天任务繁杂,他都一丝不苟地处理好,因此深得首长信任。

  1938年7月,刘华清从一二九师的司令部调至政治部,任宣传科长以及代理部长,当时还创办了名为《抗日战场》的内部刊物,非常受欢迎。9月份的时候,他被提拔为供给部政治部主任。

  不论在哪个岗位都干得不错的刘华清于1940年底被调往冀南军区,任政治部组织部副部长及后任部长。

  冀南军区当时是新成立的,有不少官兵是游击武装、社会青年新转来的,因此组织纪律性较差,党的观念意识淡薄,存在不少问题。

  刘华清被调去,肩负着政治建军教育的重任,要解决建立“党军”的问题。

  刘清华到任后,不负众望,让冀南军区部队的政治面貌焕然一新,用刘伯承等首长的评价是“像人民军队、党的军队的样子了”。

  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临近尾声的时候,刘华清终于得偿所愿,又回到了前线奋战,参战经验丰富。

  1947年,刘华清率部跟随晋冀鲁豫野战军挺进大别山;1948年,又在淮海战役奋战;1949年春,投身于渡江战役,这样一个浴血奋战的老兵,他的人生历程可谓是精彩,令人叹服不已。

  新中国成立后,接连在第二野战军军事政治大学、大连海军学校、第一海军学校任职,从事教育相关工作。

  在1954年5月,刘华清奔赴苏联伏罗希洛夫海军学院,比较系统地学习了海军专业理论以及高级指挥学。

  这一点对他日后的工作指导非常重要,为开展中国新型舰艇的自主研究设计打下来基础。

  回国后,刘华清先是被任命为海军旅顺基地第一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又被任命为北海舰队副司令员兼旅顺基地司令员,全身心为中国海军谋划发展。

  1961年8月,刘华清任国防部第七研究院的院长,拉开了新型潜艇研究的序幕。但是以中国当时的经济实力和科技实力,研制航母真的很难,中途一度中断过。

  1965年,在刘华清的带领下,中国舰艇科研设计体系初步形成。1970年,刘华清起草了新中国有史以来首个航母工程报告——《关于建造航母问题的初步意见》,并组织领导了新中国第一次航母专题论证。

  当时,中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一号”研制,也是在他的担责下,得以顺利进行。

  那段敏感的时期,刘华清还针对《关于海军舰艇十年发展规划的请示报告》中的问题,写了一份30多页的《关于海军装备问题的汇报》,完稿后,他为了避免连累到其他人,没有征求其他同志的意见,仅签上自己的名字,这份汇报中的建议直到1979年才得到被采纳的机会。

  1980年5月,刘华清带领团队访美,参观了美国当时在役的“CV-63”小鹰号和“CV-61”突击者号航母,那是刘华清第一次真正登上航空母舰,那一年,刘华清已经是64岁的老人了。

  他被这个“海上巨无霸”深深地震撼,如果中国也有这样的航母就好了,中国必须有这样的航母。怀揣着如此信念的刘华清更加坚定研制航母的决心。

  但是有一说一,中国当时的国力不行,刘华清心系航母,踏遍中国大江南北,四处奔走考察,还是遗憾地表示中国航母总是要造的,只是还要等一段时间。

  1985年,刘华清提出中国新时期的海军战略——“近海防御”,经过不断修改和完善,于1987年被批准,那是中国第一次拥有了明确的海军战略,这个战略也一直沿用到今天。

  海军少将杨毅也曾赞叹过刘华清同志“在中国首先提出创立海军战略问题,”这“对海军的发展有着巨大的历史性贡献”。

  刘华清在1987年的海军装备技术工作会议上再次提到造航母,表示现在先把“能适应未来战争需要的航空母舰”这个问题研究透。

  同时,他表示,中国搞航空母舰,不是为了和美、苏竞赛,而是为了解决争端、维护中国的正当利益以及维护世界和平,与此同时,航母会使中国海军的质量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对于中国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三十多年前的理论,现在一看,值得赞叹一句高瞻远瞩。

正在加载

精彩阅读

热点排行
  • 日排行
  • 周排行
评论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