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销售停止,远洋船舶隔离,中国制造供应链正面临一场攻防战!

2020-02-17 14:17:00 | 来源: | 参与: 0

  

\

  2月13日,北京滨松光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廊坊分公司,工人在生产光电倍增管。张伟 摄

  在山东临沂的一个村里,经过漫长假期的年轻人小王已经憋坏了,他比任何时候都想去上班。然而村里已经封堵路口,村民不允许任何人进出。即使能出村,到了镇上会发现公路仍然封锁,没有客车可以通往他的向往之地:郑州富士康。

  郑州富士康是目前苹果手机最大的组装工厂,也是鸿海集团重要生产基地之一。据媒体报道,郑州富士康已于2月10日部分恢复生产。业内人士分析,由于复工时间晚于预期,苹果手机将降产约10%。

  苹果正在大卖的无线耳机出货速度也会大幅度放缓。苹果无线耳机三大供应商立讯精密、歌尔股份和英业达的产能恢复尚待时日。即使AirPods的组装工作复工,零部件供应参差不齐也可能影响最终产品的市场供应。

  受影响的不仅仅是苹果。Facebook暂停了最新款OculusQuestVR头显的订购。在春节期间,一直处于缺货状态,开售日期被推迟到3月10日。

  这些商品短缺的背后,是疫情影响下全球供应出现紊乱。

  作为全球最大的原材料消费国,中国市场受疫情影响打了一个“大喷嚏”,全球主要商品的贸易几乎都受到了波及:石油需求下跌了20%,炼油厂运营放缓,液化天然气、煤矿生产减速……

  影响在全球发生连锁反应。拉丁美洲对中国的原油销售停止了,船舶在澳大利亚被隔离,印度尼西亚计划停止从亚洲国家进口食品。从伦敦的铜到吉隆坡的棕榈油,世界各地的大宗商品都在观望中国。

  连锁反应之下,中国制造的集群优势会不会受到威胁?中国制造供应链如何更聪明更强大?针对当前供应链出现的紊乱以及由此可能带来的影响,如何应对?

  文 " 林雪萍 北京联讯动力咨询公司总经理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瞭望”(ID:OutlookWeekly1981),原文首发于2020年2月16日,原标题为《疫情波及全球供应链,中国制造如何攻防?》,首刊于《瞭望》2020年第7期。

 

  1波及全球供应链

  新冠肺炎疫情波及了全球供应链。

  首先跑不动的,是物流。

  海上运输备受打击。按体积计算,世界货物贸易中约有80%是海上运输,世界上十个最繁忙的集装箱港口中的七个在中国。2月初,德国物流集团DHL报告指出,进出航空货物,卡车和铁路货运服务受到严重干扰。截至2月9日,Alphaliner海事咨询公司根据中国主要港口的集装箱观察到,从1月20日开始中国港口出货量下降20%。

  航空方面,到2月10日,71家国际航空公司中有67家取消航班。航空运输是易碎、易腐或高价值货物的关键运输方式之一,空中航行的中断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化学产品、药品,高科技产品和机械行业关键性产品的生产。如果航空旅行禁令持续时间延长,累积库存耗尽,国内外企业可能会感受到药品等商品的短缺。

  陆上交通,则呈现了本土性而非国际性的特点。它直接限制了工人流动,使货物积压。复工到恢复产能需要一个过程。复工多少,产能释放多少,并不是一个工厂宣布复工就能满负荷运转了。

  上述因素交织传导,使供应链呈现全球一损俱损局面。

  以汽车产业为例。疫情重灾区湖北,汽车产量占全国的8%左右,还分布了数千家零部件供应商,为全球供货。仅以武汉东风大道来看,就聚集近2万家企业,营收总和达到万亿级。包括7家整车企业,12个汽车总装工厂,500多家零部件企业,每年汽车产量过百万。除了湖北,上海、广东、重庆、浙江等地区占据全国汽车产量的三分之二以上,大都处于延长假期或者半复工状态。

  零部件供应链失序加剧了国际汽车制造业震荡。本田公司在武汉市的汽车工厂预计到2月17日以后恢复生产;丰田汽车在中国的四处工厂也预计延期至2月17日以后重启,日本本土生产出现延迟的可能性升高。

  由于中国的供应链紧张,法国汽车制造商雷诺在韩国的子公司RSM只能间断性停产釜山工厂。菲亚特克莱斯勒发出预警,供应链中断可能在两到四周内威胁到该公司一家欧洲工厂的生产。

  供应链紧张的影响,从中国各地辐射到韩国、日本等近邻,进一步渗透到欧洲和美国本土。

  德国欧瑞公司预计,中国汽车制造商2020年第一季度可能会减产15%。受此影响,博世、麦格纳国际和英伟达等汽车供应商计划缩减产量。欧瑞预计2020年中国新车市场将下降2%,汽车公司面临利润下降压力。

正在加载

精彩阅读

热点排行
  • 日排行
  • 周排行
评论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