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振宁,究竟在为何而战?

2019-12-16 16:03:00 | 来源: | 参与: 0 | 作者:蒋校长

  极少能有哪个前沿尖端科研项目如同环形正负电子对撞机(CEPC)这样,正在筹备阶段就引得举国关注。

  对于非科研从业者而言,这是一个原理、成果、应用都非常遥远的项目,假如不是媒体的报道,全国乃至全世界百分之99.99%以上的人,终其一生也不会和CEPC有任何关联。

500

  CEPC项目由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于2012年提出,七年之间,争议一刻未曾停止。

  中科院提出的预算超过千亿,为中国科研单项目成本之最;

  最顶级的华人科学家杨振宁、丘成桐、丁肇中,全部针对这个项目多次发声论辩。

  2016年,杨振宁更是发文《中国今天不宜建造超大对撞机》,连发七剑,剑剑直指CEPC心脏。

\

  新一轮高潮来自于一周前,一篇《杨振宁的最后一战》的文章刷爆全网并引发争议,多位学者公开抨击观点偏颇,内容失实。

  CEPC、杨振宁、中科院、高能物理....这是一场深奥莫测又错综复杂的局。普通读者在各类科普文和专家学者的狂轰滥炸中,反而越看越迷惑,越看越不懂。

  CEPC背后的所有人,究竟在为何而战?

  本文可以不自矜的对所有读者说一句——

  以我为准。

  一 开炮,轰他娘的

  《庄子》中有一句话:“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

  饶有深意。

  这句话翻译过来是:一根棍子不停的对半分开,是能够无限分割下去的。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庄子问出的哲学问题,本质上是一个物理问题,直接指向一个困扰人类的永恒问题:世界上的所有物质最小的构成单位是什么?

  经过了两千多年的探索,当然可能是九年义务教育的学习,我们在初二初三的时候,终于知道,物质的基本构成单位是原子。

500

  可原子并不是终点,再往下分割,我们又能得到什么?

  随着对原子内部探索的开启,近代物理学史上的“黄金岁月”就此拉开帷幕。

  粒子对撞机,就是打开原子内部的“手术刀”。

  最小的氢原子半径是5.28*10-9m,一个氢原子和一粒芝麻比较,约等于一个排球和地球比较。

正在加载

精彩阅读

热点排行
  • 日排行
  • 周排行
评论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