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巢在战场上的这一神操作:将大唐王朝彻底拉进深渊

2019-11-06 16:36:35 | 来源: | 参与: 0 | 作者:历史中简堂羚羊飞渡

  “乾符五年,三月,王仙芝馀党王重隐陷洪州,江西观察使高湘奔湖口。贼转掠湖南,别将曹师雄掠宣、润。诏曾元裕、杨复光引兵救宣、润。”

  “贼引兵度江,攻陷虔、吉、饶、信等州。”

  贼劫掠湖南,威胁荆南,尤其王仙芝在去年冬天的一把火将江陵城元气大伤还没有回复过来,“江陵城下旧三十万户,至是死者什三四”(详情见羚羊往期精彩文章历史有哪些细思极恐事件:晚唐四大农民起义,黄巢全部亲眼目睹!),急需有重臣坐镇。

\

  这时政事堂首相——守司徒、同平章事王铎自告奋勇,要求出镇,担任荆南节度使,坐镇江陵。唐僖宗大喜,王铎因此被任命为守司徒、侍中、江陵尹、荆南节度使、诸道行营兵马都统,又封晋国公。王铎到江陵后,也没有消极怠工,绥纳流亡百姓,招募士卒,修缮兵甲,使得江陵武备严整。

  王铎出镇,长安的政事堂又迎来了一波调动。卢携之前因保举曾元裕诛杀王仙芝有功,升任门下侍郎兼兵部尚书、同平章事,弘文馆大学士;而原兼任兵部尚书的郑畋,改兼任礼部尚书,升门下侍郎、同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出身于陇西李氏的吏部尚书李蔚升任中书侍郎、同平章事与卢携、郑畋一同辅政。

  王铎的分量,可谓之重,前首相、晋国公坐镇荆南,但这唐廷觉得还不够,于是在不久之后,罢免王铎荆南节度使之职,其余官职保留依然镇守江陵,诏命屡破南诏的名将高骈(此时的大唐王朝第一名将)任职荆南节度使,这相当于唐廷把最后的杀手锏都用上了。

  2. 长安变

  河东沙陀人振武节度使李国昌及李克用父子,趁唐王朝忙于应付草军和黄巢的间隙,起兵作乱,李克用杀大同防御使段文楚,在代北作乱,这影响了唐廷的注意力,也使长安政事堂里的分歧加大。

  西南边,也不消停,屡次范边的南诏遣使节赵宗政来和亲,只称南诏为弟之国,但不称臣,其无礼举动,让政事堂在一次陷入分歧中。

  乾符五年,五月,卢携同意和亲,但是郑畋坚决不许,于是两位宰相像往常一样再度争执了起来,但这次卢携含怒拂袖,却把桌上的砚台打碎在地,这使得唐僖宗大怒,将卢携与郑畋双双罢相,郑畋贬为太子宾客,卢携贬为太子宾客分司,还在郑畋之下。不仅如此,还迁怒于李蔚,将他也罢相,改任东都留守,派往洛阳。可怜的李蔚,相位还没捂热,就被打发走了。

  唐僖宗按照自己的意思,一下提拔了三位听话的宰相。翰林学士承旨、户部侍郎豆卢瑑加同平章事,兼任兵部侍郎;吏部侍郎崔沆加同平章事,兼任户部侍郎;吏部尚书郑从谠拜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五月,丙申朔,郑畋、卢携议蛮事,携欲与之和亲,畋固争以为不可。携怒,拂衣起,袂罥砚堕地,破之。上闻之,曰:“大臣相诟,何以仪刑四海!”丁酉,畋、携皆罢为主子宾客、分司。以翰林学士承旨、户部侍郎豆卢瑑,吏部侍郎崔沆为户部侍郎,并同平章事。”

  “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李蔚罢为东都留守。以吏部尚书郑从谠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

  卢携虽然工于心计,但宋威、曾元裕、高骈等诸多大唐将领都与卢携有私交关系,有卢携在政事堂中,可以保持前线将领与唐廷的紧密联系;郑畋更不用说,是唐廷中少有的真正知兵的宰相,最主要从王仙芝、黄巢起义开始之初,郑畋与卢携先后担任兵部尚书,对黄巢知根知底,也对前线藩镇部署知根知底。

  而此时16岁的少年天子唐僖宗,将卢、郑二人全部罢相,改为提拔豆卢瑑为相,并让他兼兵部尚书,豆卢瑑之前没有与军事有关的任何履历,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唐廷在之后的剿匪平乱中指挥相当混乱。

  草贼招讨使曾元裕(卢携保举的将领)、草贼招讨副使张自勉(郑畋保举的将领)在五月之后,毫无建树,这跟卢携与郑畋罢相有明显的关联,失去了朝中的支持,临时设置的“讨草贼诸道行营”调动其他中原藩镇兵马的指挥权受到了明显的阻碍,这无疑给了黄巢从中原突围的可趁之机。

  3. 高骈到

  由于王仙芝草军余党以曹师雄为首肆虐浙西,新上任的宰相们把刚到荆南没有多久的晚唐名将高骈从荆南调往浙西,改任镇海节度使。因为高骈早年当过天平节度使,在郓州很有名望,想以此震慑住起义军。

正在加载

精彩阅读

热点排行
  • 日排行
  • 周排行
评论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