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巢在战场上的这一神操作:将大唐王朝彻底拉进深渊

2019-11-06 16:36:35 | 来源: | 参与: 0 | 作者:历史中简堂羚羊飞渡

  唐代藩镇的历史,是从安史之乱后开始的,“安史平而藩镇之祸方始”,而黄巢的搅局,让“天下分裂而无纪”,而后开启五代十国的动乱年代,所以欧阳修在《新唐书》中称:“唐亡于黄巢”。

  唐代藩镇,其实在黄巢搅局之前,已经存在了一百一十多年,与大家普遍印象中藩镇就是割据地方与朝廷对抗不同的是,唐代的藩镇并不全是割据与唐廷抗争的。唐代藩镇,按照张国刚先生的理论,可以分为四大类,即河朔割据型、中原防遏型、边疆御边型,东南财源型,除了河朔是割据,其他三大藩镇并不割据。而且这四类藩镇之间与唐廷是相互维系,因此这个格局才可以相对稳定的存在了一百一十多年。

  故《宋史•尹源传》说:“夫弱唐者,诸侯也;唐既弱矣,久而不亡者,诸侯之维也”。

  具体来说,唐代藩镇与唐廷够相互维系的原因主要是因为藩镇割据的区域性与藩镇割据的制约性两方面。

\

  第一,藩镇割据的区域性

  刚才我们说道,唐代四大类型藩镇中只有河朔型藩镇是割据型,其余的中原藩镇、边疆藩镇与东南藩镇都不割据,虽然这三类藩镇也有动乱,但总体上它们都是唐王朝控制下的地方政权,其节度使调任与派遣基本上都由唐廷决定。所以藩镇割据仅在河朔一地,未影响全国,这就是藩镇割据的区域性。

  第二,藩镇割据的制约性。

  中原藩镇、边疆藩镇与东南藩镇虽然都不割据,但是他们本身以各自不同的地理特点与唐廷的政治、经济、军事关系,深刻影响与制约着整个唐代藩镇的形势。

  具体来说就是,在军事和地理上,中原藩镇一直遏制着割据的河朔藩镇;边疆藩镇在西北与关中的稳定,同时稳定了唐廷在全国的政治与军事基础;东南藩镇,从财力上源源不断的支撑朝廷,使唐廷始终保持着经济优势与政治优势。

  而河朔藩镇虽然割据,但是河朔藩镇的发展,不光取决于自身势力,更大程度上取决于其他三大藩镇的动向,这是藩镇割据的制约性。

  而现在唐廷与藩镇相互维系的格局,被黄巢打破,黄巢搅乱了宣歙、浙东、福建三大东南藩镇,加上王仙芝所率草军各部之前肆虐的淮南、鄂岳、江西、荆南、湖南,至此东南九大藩镇无一幸免。

  尤其最靠东南、最远离起义军的福建被黄巢打破,使东南藩镇全部陷入战火之中,唐廷这条主要贡献赋税的经济大动脉被黄巢拦腰截断,这次重击,宣告了唐朝的灭亡的倒计时已经开始。

  但是有一个问题来了,既然东南藩镇如此重要,为什么唐廷没有加以防范,反而让黄巢长驱直入?

  黄巢从中原藩镇的围追堵截中突围到宣歙,花了五个月,从宣歙到福建,进行了长途跋涉,又耗时四个月,这期间唐廷在做什么?

\

  其实,唐廷一直在严加防范这一事态发生,但是因为三个大原因,导致战略布局产生了纰漏,最终使得黄巢破局。

  1. 江西患

  乾符四年,王郢起义失败后,朝廷士气高涨,发布《讨草贼檄文》,草军陷入生存危机,王仙芝因此将草军一分为三,尚让率领一部,最后与黄巢合流;自己亲率一部,被曾元裕击杀在黄梅;还有一部,由柳彦璋为主将,王重隐、徐唐莒为副将(此三人均为“草军二十四将”))率军南下劫掠江西,柳彦璋在王仙芝之前就被唐廷击杀,这之后,王重隐为主将、徐唐莒为副将,依然为祸江西。

  不仅如此,草军二十四将之一的曹师雄也依附王重隐,王重隐俨然成为了王仙芝的接班人,与曹师雄兵分两路,将祸乱蔓延至湖南、江西与宣歙三大东南藩镇。祸害东南,这就是要祸害唐廷的金库,唐廷因此进行了一些系列重磅调动,但也因此给了黄巢从中原突围的可趁之机。

正在加载

精彩阅读

热点排行
  • 日排行
  • 周排行
评论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