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司机周末放假?整座城市没网络?我在发达国家感受“人在囧途”

2019-11-06 14:24:20 | 来源: | 参与: 0 | 作者:郎言志

500

  我尽量安慰大叔的情绪,并将他带离了错误的站台。在随后的交谈中我得知,他也是多年前偷渡来的黑工,资本家魔抓下的苦力,因为没有合法身份,只能干一些苦工。而语言不通的他,每次独自出门也都心惊胆战。(因为长期在地下工厂工作,很多苦工生活几乎和外界隔绝,因此语言能力很差)

  后来,我帮他改签了,将他送上车后,他一直冲着我招手说谢谢。在他说谢谢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这个四五十岁的男人在哭泣,他一个人背井离乡,我不知道他是谁的儿子,谁的丈夫,又或者是谁的父亲,我只知道,他过得很难。

  这让我想起了一年前在同样一个地方,向我求助另一个华人大妈,同样语言不通的她,在向我求助之后,匆匆忙忙地把五号站台当成了六号站台,因此跳上了反方向的火车,尽管我喊得喉咙嘶哑,也没能让她及时下车。我不知道她后来怎么样了,是不是成功抵达了目的地,但我知道,她并不好过。

  写在最后:

  百般的世界,百味的人生,有的人是暖的,有的人是凉的。远方,有美好,也有凄凉。这些林林总总,构成了这个大千世界,也成为了我与你们说道的点点滴滴。人在囧途,其意不囧。

正在加载

精彩阅读

热点排行
  • 日排行
  • 周排行
评论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