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进口”的北漂青年们

2019-11-06 08:39:55 | 来源: | 参与: 0

  2015年,国内掀起一拨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潮,印度是他们的主战场之一,越来越多的印度人出现在中国互联网大厂里。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都是从印度来北京打拼的年轻人,且或多或少与互联网公司有关。

  作者 | 沈丹阳

  编辑 | 石 灿

  凌晨4点,印度人Sharma往微信群丢了份调研报告。他是一家中国初创公司合伙人,从大公司出来创业后,经常熬夜到凌晨。

  清晨6点,刚醒来的Arun在昌平区租来的公寓里练瑜伽。两个小时后,他吃过妻子准备的早餐,花一个多小时坐地铁,抵达一家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附近的互联网大厂上班。

  上午,清华大学印度籍在读博士生恩迪,经常在微信收到一些印度洋漂妻子的信息,“你吃早饭了吗?”这是孤独的信号,除了同情以外,她并没有时间去陪伴对方。

  一个周二的下午4点,我和德伟约在一家咖啡馆见面。后来得知,来华六年后,他才积攒足学费,等到时机,准备在北京电影学院好好上学,“以前是追逐美国梦,而今是中国梦。”

  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都是从印度来北京打拼的年轻人,向前,向后,围观,彷徨,或多或少与互联网公司有关。

  2015年,国内掀起一拨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潮,印度是他们的主战场之一,越来越多的印度人出现在中国互联网大厂里;也有越来越多的印度人看准时机,创立公司承接出海公司的业务。

500

  印度在出海市场中优势显著

  图源:搜狐/贾群

  一方面,互联网出海公司需要招聘了解当地实际情况的人,加速业务推进和拓展;另一方面,出海潮衍生出一个新的职业淘金潮,很多印度年轻人希望能在业务蓬勃发展期挣到钱。

  这些年轻人不满足于仅在印度发展,带着冒险精神,他们奔赴陌生国度,在北京不断打拼。有的人从一份苦工做起、不断跳槽、一漂再漂;有的人在北京求学,追寻中国梦,默默地在这片土地上财富累积,并试图实现人生转变;有的人站在大浪边,观察着印度洋漂的一切;有的人却准备随浪潮一起退却。

500

  “微信好友里有很多印度洋漂,但我们从不见面”

  Arun从印度首都新德里到中国北京,辗转飞了16个小时。那是2014年的冬天,他只身一人来投奔在北京工作的朋友。那天,冷。即便穿了夹克外套,头还是无法适应零下十几度的气温,冻到他发晕发疼。

  他在印度就拿到入职offer了,在北京落地的第二天,就要在北京开始他的第一份“洋漂”工作。

  Arun在一家外包公司为诺基亚手机做初级硬件测试,不需要过多的专业技能,基本英语交流无障碍就可以胜任。那时微软完成对诺基亚手机业务的收购也不过半年。六个月之后,他被调去了微软办公软件项目做美国市场专员。这是2015年的第二个季度,微软亏损了近32亿美元。

  2016年,他来中国工作两年了。期间,他把身居印度的妻子接到北京,并介绍她也入职了同家公司。此时,Arun的职业诉求出现变化。

正在加载

精彩阅读

热点排行
  • 日排行
  • 周排行
评论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