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铁路还能改变东北的命运么?

2019-11-04 11:31:00 | 来源: | 参与: 0 | 作者:地球知识局

  

500

  NO.1238-东北铁路

  作者:那日苏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养乐多

  在铁路地图上看东北,盘虬卧龙、如毛细血管般细密的铁路几乎通到了每一座县城,让人不觉慨叹作为共和国长子、老工业基地的东北铁路网之发达。

  但这密集的铁路网曾在燕山脚下戛然而止,仅有一条由中国最早的唐胥铁路扩展而成的沈山铁路,穿过狭窄的山海关通往内地。

  因此东北的铁路,总给人一种自成一体的感觉。

  如此境遇当中,东北的铁路从何而来,又如何影响了当今的东北社会呢?

  暗流涌动

  从东清铁路到中国长春铁路

  光绪22年(1896年),内外交困的大清国出人意料地达成了一项外交胜利。

  这一年,李鸿章被清政府委派前去参加俄国沙皇加冕典礼,同时他还有一项秘密任务,就是同俄国签订《中俄密约》,以共同防御日本在中国东北的扩张。该密约内容包括允许俄国修建从赤塔到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的铁路,即大清东省铁路,简称东清铁路。

  俄国人如果不穿过中国领土到海参崴需要绕很大的圈

  当然希望有一条在俄国掌控下的中国土地上的铁路

  赤塔到海参崴的连线上有一座城市——哈尔滨▼

500

  东清铁路于1897年8月正式开工,以哈尔滨为中心,向东、西、南三个方向延伸。俄国人将西伯利亚铁路进入中国的首站—霍勒津布拉格定名为满洲里站,形成了西起满洲里市,东到绥芬河,南到旅顺的全长2500公里左右的T字形架构,贯穿了整个东北。

  哈尔滨向东、西、南的三个方向

  滨绥铁路、滨洲铁路、哈大铁路

  俄国人一方面将讲中西伯利亚与海参崴连接在一起

  一方面可以通向最重要的目标-大连▼

500

  对饱受日本威胁的清政府来说这是一条可以救命的铁路,但沙俄盘算的却全不止于此。

  1930年出版的俄文《东省杂志》上写道:“既然在帝国的组成当中有小罗斯和白罗斯,那么何尝不可以包括‘黄罗斯’呢?”这个所谓黄罗斯不仅仅指代东北,而是从乔戈里峰到海参崴的长城以北广大区域。

正在加载

精彩阅读

热点排行
  • 日排行
  • 周排行
评论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