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气!宁可美国农村断网,也不与华为合作

2019-10-31 09:40:21 | 来源: | 参与: 0 | 作者:后沙月光

  大清末年,顽固派视一切现代化科技产品为洪水猛兽,铁路会震扰龙脉,照相机会夺人魂魄,宁要八百里快马加紧,也不要电报线路……不管有识之士如何呼吁,然后就没有然后。

  公元2019年,北美大陆有个国家与大清如出一辙,只是洪水猛兽变成了中国通讯科技企业。不管中国政府和相关企业如何开导,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9月中旬甚至表示:“可以向美国企业转让5G所有的技术和工艺秘密,帮助美国建立起5G产业,我们愿意这样做,但要美国能接受才行。”

  美国顽固派仍然认为这是个阴谋,哪有这么好心的人?坚持要将华为拒之门外。

\

  哪怕美国一些农村地区失去基本通讯网络,也不能使用华为等中国企业产品及服务。

  跟晚清一样,美国很“硬气”,不就是网速慢点嘛?不就是覆盖面不足嘛?大不了不上网,咋啦,我大美利坚不照样千秋万代。

  9月5日,美国联邦传播委员会(FCC)以全票通过一项提案:否决中国移动在美国的运营申请。

  11月9日,FCC还将举行另一项表决,决定是否禁止美国农村电信运营商采购华为公司及中兴通讯的设备和服务。

  提案通过可能性极大,因为这是由FCC主席阿吉特·帕伊提出的。跟蓬佩奥等马屁精一样,·帕伊对特朗普的保守政策也是变本加厉执行。

\

  2017年2月3日,帕伊被特朗普任命为FCC主席,老头看中他的原因是他作为FCC委员时,与奥巴马和FCC前主席惠勒唱反调(反对网络中立)。

  有什么样的领导,就会什么的部下,帕伊作为互联网业内人士,非但不从客观实际出发,反而处处突出政治,“宁要资本主义的草,不要社会主义的苗”。

  农村面临断网无所谓,反正帕伊他家住在华盛顿特区高级住宅区,享受着大部分美国人无法拥有的高速网络连接选择权。

  帕伊拒绝华为等中国企业参与美国农村网络建设的理由:

  一,价值观不符。

  二,威胁国家安全。

  前者是意识形态捆绑,无解,后者是莫须名罪名。帕伊说在新一轮技术革新后,如果采用中国企业设备与服务,极有可能受到大规模间谍活动渗入。

  谁利用网络技术进行间谍活动?难道中国不知道?欧洲不知道?南美不知道?贼看谁都像贼。

  美国政府有85亿美元的农村电信服务基金,如果提案通过,那么接受FCC基金的美国电信运营商将不得采购特定企业(华为,中兴)的设备。

  根据帕伊的说法,FCC会帮助它们寻找到合格的新供应商。

  目前至少有四分之一美国农村网络运营商在使用华为或中兴设备,要取代这些设备,至少需要花费8-10亿美元,还有等待重建的时间成本。那么,美国消费者,美国企业,美国政府都是受损方。

  这笔帐要怎么算?10亿美元扔进水里,而对中国企业来说,损失无非是失去美国市场。自插N刀,别人罚酒一杯,很开心?那你开心就好。

  当初美国接受华为,中兴等企业,就是看中其产品及服务的优质高效,价格公道,是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

  说白了,美国现在就是动用公权力去破坏市场经济体系,不知道那些年年把美国捧为“市场经济楷模”的亲西方“经济学家”怎么自圆其说?人家可是处处讲政治,讲意识形态。

  美国联邦传播委员会

  FCC管理全国广播、电视、通讯事业,直接向国会负责,是一个独立的联邦政府机构。委员会共有五名委员(民主党+共和党),由总统任命,参议院批准,任期五年,总统再指定一名委员为主席。

  FCC下设7个局和10个专门办公室 。

  七局 :

  消费者和政府事务局

  执法局

  国际局

  媒体局

  公共和国土安全局

  无线通信局

  有线竞争局

  办公室:行政司法办公室,通信商务办公室,工程技术办公室,总法律顾问办公室,总监办公室,法制办公室,总裁办公室,媒体关系办公室,战略规划和政策办公室,工作多样性办公室。

  美国口口声声说网络媒体言论自由,内容开放,不受监管,但FCC就是拥有执法权的监管者,无论是电视台,电台,网络平台,都有不可逾越的政治红线,踩线你就麻烦了,这条红线就掌握在政府(FCC)手里。

  这就是为什么美国电信营运商明知与华为合作有利可图,却不得不服从FCC旨意的原因。

  2008年起,宽带建设就被列入美国经济发展首要战略措施之一。

  奥巴马政府制定了五年发展规划(2009-2014),由FCC负责落实。无知者总喜欢嘲笑政府N年规划,以为美国没有类似规划,要是美国没有发展规划,这个国家早废了。

  五年规划目标,就是要让美国在互联网技术上占据领先优势,小目标:

  一,宽带:

  美国人应负担得起连接高速网络的费用,拥有可靠优质的宽带服务(固定及移动)。确保运营商积极性(有利可图)来发展和升级宽带服务。

  二,竞争力。

  促进美国企业与国外企业的竞争力,以便让消费者有更大空间选择质优价廉的服务商。

  三,频谱分配。

  四,媒体过渡到数字传送时代。

  五,国土及公共安全。

  通信基础设施建设必须是安全的,可快速恢复的。

  六,全国网络建设现代化。

  六个小目标汇集起来,就是一个大的战略目标--美国要在全球互联网技术上占据领先优势。

  小目标能否在五年内实现?要取决于美国经济状况,政府施政效率,企业主远见,资本投入力度等因素。

  2009-2014发展规划,美国并没有顺利完成,2015-2020规划在老路徘徊,5G只是一个画饼。

  相比之下,同样是发力于5G领域的中国华为公司,无论是在研发资金投入,研发人才培养方面,都远远超过了美国同行,自然,华为摘取的专利硕果也远远超过美国同行。

\

  华为去年总共提交了5405份专利申请,是排名第二和第三的日本三菱电机和美国英特尔的两倍。

  美国离战略规划目标越来越远,这就成了政治问题。

  美国的思维不是奋起直追,而是想给华为下绊,间接实现战略规划。

  扭曲思维,导致特朗普针对华为等中国企业的扭曲政策出台。

  无论任正非如何表态,如何承诺绝不会威胁美国安全,都不会被接受。因为你只要超越,就不可接受,“国家安全”只是借口。

  美国政府拒绝先进技术,最终受伤的还是美国人民。

  美国农村互联网建设滞后,不仅是能不能快速上网购物,哔哔哔的问题。美国到现在还有2000多所中小学没有接入光纤,四分之三在农村,有的家庭还在拨号上网。

  2015年,新墨西哥州长苏珊娜拨出数百万美元,让想新墨西哥州学生尽管改变网络滞后困境,这几百万美元是不够的,还需要申请FCC提供专项基金。结果被FCC一拖再拖(变相拒绝)。

  2017年9月,犹太州的“教育和医疗网络系统建设”申请也被帕伊拒绝,导致许多农村网络项目无法启动,只好上诉,而上诉到裁决则是遥遥无期的过程。

  1998年起,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就在规划“全国教育宽带E计划”,这项连续性的政策,到了特朗普手中被打断。

  美国农村学校实施教育宽带计划遭受重挫,原因是多方面的,费用过高,官僚作风等等都是障碍。

  华为,中兴只是负责了四分之一建设项目,要让“全国教育宽带E计划”在美国顺利推进,客观地说,应把另外四分之三也交给中国企业。

  也只有中国企业能为美国农村网络建设提供高效优质的服务,包括移动设备需要的信号基站。

  帕伊心里不清楚吗?但他偏偏反其道而行之,要把中国企业那四分之一掐掉。

  苏珊娜只求你拨个几百万美元帮帮农村,你推三阻四,而把十亿美元扔在水里来替换华为设备,帕伊却毫不心疼。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昨天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美方一些人鼓吹禁止本国农村电信运营商从华为和中兴公司购买设备或服务,损害的最终还是本国企业和本国消费者的利益。

500

  白宫和国会听不进的,政治立场,意识形态已经蒙住了美国决策者的双眼,他们觉得这样就能伤害华为,并沾沾自喜。再拖几年,可别来求中国帮美国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

  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

  何必拦它?

正在加载

精彩阅读

热点排行
  • 日排行
  • 周排行
评论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