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何从西方控制的意识形态突围

2019-10-26 10:20:56 | 来源: | 参与: 0 | 作者:卢克文工作室

  杜塞尔多夫是德国西部一座仅有60万人口的城市,靠近莱茵河东岸,人口少,风景好,因为“多夫(dorf)”在德语里就是乡村的意思,我们可以简称他为“杜村”。

500

  杜村里有一户姓Rohs的家族,算不上大财主,民间知名度却颇高,只因家族世世代代从事政法工作,要么是风骚律师,要么是寂寞法官,跟杜村百姓常有来有往,大家便都相识。

  Rohs家的老爷爷是法学博士,曾参加过二战,老人家身子骨特别棒,能一口气爬五楼还不带喘气,80多岁才退休,他听力在战争中受损,平时说话的音量根本听不见,每次判案别人唠唠叼叼半天他都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地点头---嗯嗯嗯原告说得很清晰了,被告你继续说不要停---实际判案子全靠看卷宗,大家反都夸他公正,还让他写了两本超级厚的法律教材,一直到退下来都没人发现听力这事,把全城人民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传到现在这一代,家里主事的叫Dr.Kai Rohs(豪斯),又是个律师,他们家有六个亲戚在做法官或律师,是典型的法律世家,按我们中国人张局、王所的叫法,我们就叫他豪律吧。

  豪律在图宾根大学读的双学位,主攻法律跟德语语言,大学里谈了一个韩国妹纸,被韩国妹纸反杀,骗去韩国大学做了15年大学教授,一直混到韩国法定退休年龄,2017年才回到杜村搞了个律师事务所。

  杜村这个地方,大概有一万个中国人住在这,豪律便免不得跟中国人有生意往来,出于工作需要,2018年7月,雇了一个中国来的已婚少女蒋雪莹做翻译。

  蒋雪莹原先在北大汇丰工作了三年,她老公在华为工作,被分派到杜村常驻,便随夫来到此地,小姑娘(咳咳)手脚勤快,英语又好,很得豪律喜欢,起先是按小时付费,后面便长雇了下来,蒋雪莹说自己初来,不懂一句德语,上了语言班后,听懂德国说些什么,一些对中国人的言论,颇有些诧异,有次他见到一个帅小伙牵着狗走过,他一岁的儿子跟狗打招呼,那小伙子用一种有点凶的语气说:

  Das ist nicht für essen!(这个不是吃的!)

  蒋雪莹说,后来才知道,德国媒体一直在宣传中国人爱吃狗肉,而且是吃自己的宠物狗,不是吃肉狗。中国人在德国媒体里,一直是这种残忍又不近人情的癫狂民族形象。

  蒋雪莹的老板豪律也一直是这样认为的,不仅仅是吃狗肉,中国人在德国媒体的形象,不,其实是在整个西方媒体的形象,都是这种套路,通过他们的宣传口径,杜村这种没见过大世面的德国人,都以为2019年的中国人,现在还满大街骑着自行车到处飙,只有官员才有资格坐轿车,只有北上广深才有高级建筑,人民生活水深火热,有一个邪恶的政府统治着这里,从来不管人民死活,中国人出门还在坐绿皮火车,大部分人晚上睡在低矮茅房的土炕上,做梦的时候,都迫不及待地盼望着他们高贵的白人去解救。

正在加载

精彩阅读

热点排行
  • 日排行
  • 周排行
评论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