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N强国网下载APP
犯我中华者 虽远必诛

金灿荣:我年轻的时候也特崇拜西方,现在很喜欢中华文化

2019-09-26 09:59:00 | 来源: | 参与: 0

  金灿荣:我年轻的时候也特崇拜西方,年纪大了有点保守了,现在很喜欢中国和中华文化。我个人觉得中国文化很独特,很有它的优点。

  中华文化圈占人类1/5,把中国和其他加起来,1/5略多一点。这支文化圈是靠理性来自我管理。剩下接近80%(的文化圈)都是靠神,靠一个大神或者几个大神管着的。

  可能我有点偏见,我觉得用大神管着的文明,其实它是精神上长不大的,永远需要一个精神父亲管着自己。

  中华文化圈是靠人的理智来管理,怎么管?是合理分工。

  中华文化的主体,我们叫三教九流。三教就是我们的传统文化主体——儒释道,儒释道是非常科学的。

  儒是解决人与人关系。

  释,我们今天在这个场合就是属于释,佛家。佛家是解决人的内在矛盾。人是情感动物,欲望很多的。我要,我就是要。人是想法多,办法少,所以永远痛苦。

  你们自己想想,人是不是内在欲望很多,但是办法很少,很痛苦。佛家就来帮助我们平静下去,不要那么执着,适可而止就完了。它是解决内在矛盾的。

  道家是解决人与自然矛盾的。

  所以归纳一下,儒是解决人与人;佛是解决人与自我,人与自在的我;道是解决人与自然。很科学的。

  所以这支文明非常独特,非常优秀。这是中国崛起的第一原因,文化很优秀。

  第二原因还是中国共产党起了很独特的作用。我刚才讲了人类的生存史就是竞争史,长期看是靠竞争组织能力竞争。中国共产党领导给我们提供了强大的组织能力。

  中共大家不管对它有什么看法,有什么意见,你必须承认它的组织动员能力,在人类历史上非常优秀、非常突出,它就提供了现代化所需要的组织力。

  文化基础很好、有一个党提供了组织力。还有一个,我个人认为其实我们中国是很善于学习外国世界,好东西马上学。

  包括佛家就是学来的,佛家并不是本土的,是学来的。为了学还还挺艰苦的,西天取经,81难,吃很多苦头去学。

  我们中国早期就学。胡服、骑射是学外面,赵武灵王一看实践当中好,我们就学。

  其实中国文化多数时候是敞开学习、愿意学习。少数差一些,主要是明末,还有清朝,比较封闭,具体原因再说。多数时候中国人是挺愿意学习的,我觉得这100年我们是很敞开学习。

  在我的观点里面,中国这100年其实是很认真地学习了西方成功的四大法宝。民主、科学、市场和法治。这是西方成功的四大法宝,其实中国都学了。

  我现在取个巧就是学五四先贤,西方的四大法宝——民主、科学、市场、法治,我把它叫做德先生、赛先生、马先生和罗先生。

  民主五四先贤叫德谟克拉西,因为英文叫democracy,我们翻成德谟克拉西,所以叫德先生。

  德先生我觉得我们学了65分,分不是很高。因为民主实践有种种不满意的地方,但是及格可以拿。

  为什么?100年以后的今天,我们中国没有人反对民主。大家争什么呢,只有按照我这个做法才叫民主,你的是假民主。

正在加载

精彩阅读

热点排行
  • 日排行
  • 周排行
评论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