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N强国网下载APP
犯我中华者 虽远必诛

他变卖家产出卖中国,移民欧洲后一无所有······

2019-09-05 09:08:00 | 来源: | 参与: 0

500

  (5)与祖国和时代的隔阂

  这几十年来,阿青都未曾踏足过中国半步,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不想回,不敢回,也不能回。而他对中国的抵触我也是感触得到的,因为长期处于西方媒体舆论的“诱导环境”中,他形成了一种固化的自卑情绪与反华思维。

  2017年,阿青邀请我到其家中做客,意在让我加入他的公司,为其筹谋未来。可在交流的过程中,当阿青得知我的心留在中国,并有回国计划之后,他几次三番地试图告诉我,那是一个没有希望的、黑暗的国家。

  我们就此有了分歧。见我抵触,他便拿来我写的文章,问我撰文的用意何在,他还劝我擦亮双眼,不要被蒙蔽,辜负了自己一肚子的才华。

500

  我理解阿青的用意,毕竟作为披着出卖国家的“难民”身份的他,已经数十年未曾归国,对于地覆天翻的中国,还停留在数十年前的刻板印象,关于中国的变化与进步,毫无认知。

  我大概花了有足足两个小时的时间,与阿青讲述一个“更真实的中国”,我和他谈中国的教育崛起,和他聊中国的科技进步,和他分享中国的互联网革命,阿青听得有些懵,他问我“这是不是真的”,我耸耸肩说:我每年两边跑,何必骗你?

  2018年,阿青见中国的支付宝、微信支付、携程旅行、淘宝海外等互联网企业在欧洲的业务开展得“风生水起”,便开始眼红。再加之欧洲的经济不景气,阿青的工厂和几家门店生意也不好做,因此他便想进军互联网。

  “我打算把工厂卖了,拿出100万欧元,做一款服务华人的商业服务软件,然后垄断欧洲市场,你帮我去找一些互联网和媒体方面的人才来”。这是阿青的原话,他很高傲,以为100万欧元能吸引大量的中国人才。

  我当时思虑很久,既不想破灭他的美梦,又不想看他瞎折腾,于是我对他说:在欧洲,缺人才,缺市场,缺技术,你拿这100万欧元,去中国搞点投资可能还有希望,但在欧洲这么搞,尤其是搞互联网,恐怕血本无归。

  阿青不信,他说“在中国那种国家都能搞,凭什么在意大利不可以,更何况我有钱”,我没告诉他100万欧在中国,可能还不够养一个工程师,而他也天真地认为,自己的资本和破例,能够助自己成功。

  大概两个月后,我从另一华人朋友那里得知,阿青已经一无所有了,因涉及非法融资、诈骗、持有大量现金等罪名,其公司财产和个人账户均被意大利政府冻结或收缴,是的,被他一心一意爱着的国家给收缴了。而作为“三等公民”的他,可能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有人说,阿青是成功的,至少他是少有的几个走向成功的偷渡客;还有人说,阿青是失败的,因为他最后还是一无所有。

  “我也不知道,我也很迷茫,走不下去,又回不去”,这是阿青之前常对我说起的话。

  酸甜苦辣咸,大概也只有阿青自己最清楚了。三十年恍如一梦,竟已换了天地人间。

  本文作者:刘斯郎。文章由真人真事改编,如有雷同不胜荣幸。

正在加载

精彩阅读

热点排行
  • 日排行
  • 周排行
评论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