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N强国网下载APP
犯我中华者 虽远必诛

他变卖家产出卖中国,移民欧洲后一无所有······

2019-09-05 09:08:00 | 来源: | 参与: 0

  阿青是华人圈里小有名头的商人,有资本、有势力,是少数几个扭转人生的早期偷渡客之一,所以他在众人面前,总是要做些排场的:大话要说,名牌要穿,好车要买,笑容还得够灿烂。

  2017年初夏的一天,阿青开着他的新车驶进了我位于托斯卡纳大区佛罗伦萨市租住的院子,那时阳光很燥,打在他的车窗上,晃得我睁不开眼。我看不清院里的景象,但听得见阿青的声音,那种像中国早期工地包工头一样的浮夸嗓音:“哎呀,这就是小郎吗?听说你好久了,我们终于见面了,你阿娇姐一直跟我夸你,让我一定要来见见你”。

500

  其实我心里很清楚,阿青跨过大半个托斯卡纳来见我,一见面又尽是讨人喜欢的话,肯定是有事相托,所以我心里是有抵触的。但我们是老乡,“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这种情形却也是真实存在的,更何况是在异国他乡。所以,同样吹着台湾海峡的海风长大的阿青,和我一见如故。

  而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一见如故”,我才有机会从阿青那里得知那几十年前鲜为人知的偷渡往事,也是阿青的陈述,让我第一次走进他们这个“成功群体”的内心世界,看到了那斑驳年华里的苦辣酸甜。

500

  (1)漂洋过海的“淘金梦”

  1988年10月,在福建长乐的一片隐蔽的海湾里,阿青和同乡四人,以及其他从周边地区乘夜色赶来的十来号偷渡客一起,在“蛇头”静姐安排的指挥人员的引导下,于台海的夜色中偷偷上了远渡的渔舟。他们一行被秘密安排到了咸腥味极重的狭小鱼舱里,开始了他们全新的人生。

  这一群偷渡客,其实和阿青的背景都差不多,他们多为农村里头还算有点家底的人,但也算不上是富裕。因此,高昂的“偷渡费”对于大家来说实在有些难以承受,有的人和境外的“蛇头”签了“卖身契”,答应做苦力按利息偿还,而有的人,便是像阿青一样,变卖了家产,拿了家里七拼八凑来的钱,赌了一场未知的人生。

500

  按照计划,他们先要中转到东南亚,经马来西亚换乘远渡欧洲的货轮,并在希腊一带入境欧洲,规划相当严密。

正在加载

精彩阅读

热点排行
  • 日排行
  • 周排行
评论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