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N强国网下载APP
犯我中华者 虽远必诛

父亲卖菜,母亲是保姆,农村出生的她被“资助”留学!穷孩子出国,命运改变了吗?

2019-08-13 16:55:00 | 来源: | 参与: 0 | 作者:精英说

500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高考》

  UWC英国分部录取,50万人民币的全奖,这是林兰兰收到的结果。这个天大的喜讯给了她所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家庭一剂强心针,“孩子可以出国了”,林兰兰的父母这样想着,那是一条父辈从来没有走过的路。

  除了改变个体命运的某种可能性之外,类似UWC这样的录取机会的存在,其实给流动儿童带去更多的是象征性意义。在现实残酷的夹缝中,看到一丝希望,一束超脱于原有宿命的光,一旦抓住,便不会再沉沦下去。

  过程远比想象中苦痛得多

  《中国流动儿童蓝皮书》指出,全国流动人口总量已达2.47亿,每6个人中就有1个处于“流动”之中,作为流动人口子女的流动儿童和留守儿童这两个群体总数约1亿。

  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也曾对北京50所打工子弟学校的1866名学生进行了长达5年的跟踪调查,揭露了这些孩子的去向:

  1. 这个群体初中后教育成就整体不高。高中升学率不足40%,大学升学率不到6%。

  2. 这个群体整体就业水平和就业质量不高。就业者中有三分之二在低端服务行业打工,有13-21%处于无业状态。

  3. 这个群体早婚早育现象十分严重,这意味着流动儿童已经开始“再生产”。

500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在如此环境下,我们更能感受到,王新月和林兰兰是极少数,而且极其幸运的极少数。

  可那些走出国门的幸运儿,也曾在最初的兴奋雀跃之后,迎来一段“至暗岁月”。

  “每学期末都会有人承受不住压力而退学,我也差点儿。” 已在温哥华生活了八年的张新月平静地回想起初到海外时的冲击。曾经,在流动儿童的圈子里,她是模范,人人都想像她一样拿全奖出国念书,却没人知道,初来乍到的不适应曾一度让她萎靡。

500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高考》

  第一个月,大家用英语聊天、上课、做作业,张新月的英语水平还不足以应付全英文环境,上课像是在听天书,很难熬。压力一度大到无法承受,但她一个电话也没打回家,“不想让家人知道自己的艰难与脆弱”。

  性格开朗、大大咧咧的林兰兰在英国UWC读书的第一年,也曾因为文化冲击和社交困难很不开心,经常关起门大哭。

  阵痛与迷茫之中,这些努力向上攀爬的孩子一定想过,出国留学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自己一出去,立马就被“打回原形”。

正在加载

精彩阅读

热点排行
  • 日排行
  • 周排行
评论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