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N强国网下载APP
犯我中华者 虽远必诛

住坟地、吃垃圾、睡棺材……有的人光是活着,就已拼尽全力

2019-03-05 13:17:56 | 来源: | 参与: 0 | 作者:最人物

  

住坟地、吃垃圾、睡棺材……有的人光是活着,就已拼尽全力

  

住坟地、吃垃圾、睡棺材……有的人光是活着,就已拼尽全力

  文丨东北童星

  说起菲律宾,你最先想到的是什么?

  清澈见底的碧蓝海水?清甜可口的热带水果?还是那些满是时间印记的古老教堂?

  而作为这个国家的首都城市,马尼拉无疑满足了所有人对于“人间天堂”的想象。

  在二战前,它曾与东京并肩为全亚洲最繁华的大都市。

\

  马卡蒂

  如今,这个被称为“亚洲纽约”的地方,有着可比肩上海市中心的富人区马卡蒂。

  但仅仅是在几公里之外的同一座城中,却有超过10000人,正在与尸骨同吃同住……

住坟地、吃垃圾、睡棺材……有的人光是活着,就已拼尽全力

  在过去的近40年中,因马尼拉城市的超高饱和度,这里的贫民被迫在城市之外建起非法贫民窟。

  其中城市边缘地带地价较低的墓园,成了建设“小区”最好的选择,当地人称其为——“陵园贫民窟”。

住坟地、吃垃圾、睡棺材……有的人光是活着,就已拼尽全力

  与一般墓园的肃穆与宁静截然相反,Navotas市陵园总是热闹的。

  白天,所有生活在这里的孩子都喜欢在外面玩耍,他们的脸上满是笑容,可脚下踩着的却是成堆的白骨与水泥棺材。

  在这个“陵园社区”之中,“死神”是常客,并且为这里的大多数居民提供了生存唯一的经济来源。

住坟地、吃垃圾、睡棺材……有的人光是活着,就已拼尽全力

  Navotas陵园中埋葬着马尼拉的大部分低收入人员,因为买不起土葬墓穴(菲律宾宗教不允许火葬),这些家庭只能将亲人的尸体塞进混凝土盒子里叠放在地面上。

  根据当地的法律规定,这些灵位只有5年的租期。时间一到,这些尸体就会被掏出烧掉,留下空间给新的尸体,如此便产生一种特殊的职业——挖坟人。

住坟地、吃垃圾、睡棺材……有的人光是活着,就已拼尽全力

  Navotas陵园中的混凝土灵位

  Maldred已经做挖坟人超过20年了,他的一家都生活在陵园社区,而他们每天的工作就是清理遗骨。

  “生意”好的时候,Maldred每天能挖4座坟,并从中获得200比索(折合人民币约27元)的工资。

  出于对死亡的恐惧,第一天到这里工作时Maldred感到无比恶心。可时至今日,他已能面无表情地拿起铁锤敲碎墓碑,并从灵柩之中拖出遗骸。

  将尸骸一块块捡起放进麻袋,然后将其封好放在一边写上名字等待家属前来认领,若无人认领Maldred将会找个合适的时间将它们烧掉。

  站在生命的最后一站,他看过无数的绝望与恐惧。

  很久之前他也会怕,很久之后他却已经习惯。

住坟地、吃垃圾、睡棺材……有的人光是活着,就已拼尽全力

  偶尔他也觉得这些亡灵会回头找自己,所以在整理尸骨时他也会小心翼翼,可即便如此,也无法完全去除他内心的担忧。

  “有些人向亡灵忏悔,但我不会。因为在这里,如果边工作边祈祷,你就会得病,我亲眼见过。”

  或许对于生活在Navotas陵园的人来说,宗教与信仰已经变成了一种奢望,为了生存,他们早已别无选择。

  他们是被神抛弃的人。

住坟地、吃垃圾、睡棺材……有的人光是活着,就已拼尽全力

  

住坟地、吃垃圾、睡棺材……有的人光是活着,就已拼尽全力

  受菲律宾法律与当地宗教的影响,避孕与堕胎成了这里的“大忌”。因此这个国度从来不缺孩子,“陵园社区”亦是如此。

  孩子是未来,所以马尼拉建出了比其他地区都多的国际学校,试图用知识改变更多人的命运。然而,事实证明,不是所有人都能饱尝经济增长带来的果实。

  因着种种原因,Navotas陵园中的孩子,大部分从一出生起便注定无法踏入学校的大门。

住坟地、吃垃圾、睡棺材……有的人光是活着,就已拼尽全力

  为了接济家里,这里的孩子在学会走路之后,便要拎着水桶和刷子到墓地之中寻找刷洗坟墓与墓碑的工作。

  每天清理30座,一座获得15~20比索(约折合2元人民币),如果不出意外,这将是这些孩子长大之前的所有人生。

  “这是我哥哥,19岁的时候淹死了。”

住坟地、吃垃圾、睡棺材……有的人光是活着,就已拼尽全力

  哪怕是站在至亲坟墓之前,这些孩子的脸上也不曾露出过半分的难过与不舍。

  死亡对于他们来讲已是司空见惯,比起耗费精力去思考故人,倒不如仔细想想明天去哪里找坟清理。

  马尼拉贫民窟里生活让孩子们过早的懂得生离死别背后的意义。他们还未曾体验童年,便已经长大。

住坟地、吃垃圾、睡棺材……有的人光是活着,就已拼尽全力

  在这个陵园的外围有一个“垃圾场沙滩”,多年前的一场台风过境之后,这里变成了一个天然的海洋垃圾堆。

  这里是陵园贫民窟孩子的游乐场。小朋友们光着屁股站在浑浊的海水之中,以捞拾海洋中的彩色垃圾为乐。

  他们不觉得这里脏,因为这是他们从出生便接受的“大自然”。

  这个国度无比引以为傲的清澈海水,他们从未见过。

住坟地、吃垃圾、睡棺材……有的人光是活着,就已拼尽全力

  不得不承认,孩子是世间对于“旺盛”一词最好的诠释。即便现在的他们,每天都在与死者分享生存空间,可陵园之间却始终都有欢声笑语。

  年幼的孩子们站在墓地之间笑得异常灿烂。只是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否也曾好奇过外面的世界。

  因为生活空间紧张,很多人会选择将“房子”盖在石棺之上,搭起棚子、钉上铁皮,只要棺材不倒,他们便能一直在这里生存下去。

住坟地、吃垃圾、睡棺材……有的人光是活着,就已拼尽全力

  很多婴儿会出生在这样的房间之中,一块石头棺材板,下面是亡灵,上面是新生。

  这是世间最诡异也最震撼的,生命的诠释。

  日复一日,公墓变小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适应这里的生存模式。这些马尼拉城市里最贫穷的一群人,集体流浪在繁华城市的边缘。

  他们向死而生,无知且无畏。

住坟地、吃垃圾、睡棺材……有的人光是活着,就已拼尽全力
住坟地、吃垃圾、睡棺材……有的人光是活着,就已拼尽全力

  生活在陵园贫民窟,这群“靠死谋生”的边缘人员,好似完全独立于马尼拉。他们在人生的两个极端里游走,却始终无人问津。

  然而世间的孤岛从不只一座。

  在“墓地社区”周围的其他贫民窟里,流行着这样一种美食——Pagpag。

住坟地、吃垃圾、睡棺材……有的人光是活着,就已拼尽全力

  它们表面看起来与饭馆中其他的美食并无差异,但实际内里却已经是“坏透了”。

  根据当地居民的介绍,这种所谓“特色小吃”其实根本算不上什么美味。因为这种被叫为“Pagpag”的食物,制作原材料皆来自过期食品与其他食用废料。

  快餐店里剩下的炸鸡、餐厅后厨倒掉的剩菜、甚至是肉铺里被剔除的残渣肥肉……这些其实都是Pagpag。

住坟地、吃垃圾、睡棺材……有的人光是活着,就已拼尽全力

  所以从一定意义上说,它只是“垃圾”。可就是这样的边角料,却成为了某些人赖以生存的“生命之源”。

  比如,对于居住在“冒烟山”周围的居民。

  “冒烟山”,曾经是马尼拉城外的一座巨型垃圾填埋场,由于这里每天都有垃圾在焚烧,它便因此得名。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推进,越来越多人开始从农村向城市迁移,而“冒烟山”也渐渐演变成了有几万人居住的非法平民窟。

住坟地、吃垃圾、睡棺材……有的人光是活着,就已拼尽全力

  作为世界上最著名的贫民窟,“贫瘠”是这里的代名词。可实际上,这里却不仅限于如此。

  不同于陵园贫民窟,这里的大多数人都有“正经工作”。尽管他们没有受过太多的教育,也没有过人的生活技能,但为了生存他们仍会“没事找事”,久而久之,这里便成了一个独特的生态圈。

  大抵是为了庆祝这一自给自足的生活,当地居民将这个贫民窟起名为“happy land”,快乐之土。

住坟地、吃垃圾、睡棺材……有的人光是活着,就已拼尽全力

  在马尼拉,快乐之土承担了这座城市里绝大多数的未分类垃圾。

  每天清晨,成吨的城市生活废料从卡车内卸下,早已等待在这里的人们一哄而上,只为能在其中找到填饱一家人肚子的食物。

  过期的罐头、发霉的面包,甚至是还算干净的厕纸,这些对于贫民窟中的人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人间美食。

正在加载

精彩阅读

热点排行
  • 日排行
  • 周排行
评论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广告位:C25_2017强国网内容页右侧11 -->

-->